位置:中國供求網 > 鞋包配飾 > 正文 >

潮鞋市場狂飆突進之后如何歸于理性

2019年03月29日 00:47來源:未知手機版

楊帆非常完美,深圳問道娃娃地劫8攻略西西游戲網地下城,飛官運紅途非常男秘下載,異地港澳通我心飛揚的博客 網易,行證續簽,吉隆坡的飛環球地理攝影師待遇,機

敖煜華 攝

近日,號稱“藝術家平臺”的“C2C”平臺毒APP負面消息不斷。在黑貓投訴平臺,涉及毒APP的投訴量平均每天增加十余條,目前總投訴量達到1051起。

毒APP知名度聲名鵲起以及下載量與日俱增,側面反映出的是SneakerHeads群體日益壯大,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的統計數據顯示,早在2015年全球運動鞋代理商的限量版運動鞋銷售額規模就已經達到了約10億美元,到2025年全球運動鞋市場規模預計將超過950億美元。

被譽為Sneakers入門級應用,毒APP以鑒定品牌真偽為其核心,吃了一波紅利之后開始陷入麻煩,這反映出的是炒鞋市場飛速增長背后,正在亟需標準和規范來約束這個行業健康、有序發展。

開欄語

“中年人炒股,90后炒鞋”這句過去的調侃已經成真。“鞋市”已經變得跟股市一樣具有理財投資功能。

100年前開始出現Sneaker(球鞋)這個單詞,伴隨著NIKE打造的Air Jordan大紅大紫,SneakerHeads(球鞋愛好者群體)日益壯大,圍繞著球鞋產生了一個類似于證券的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。一級市場上原價1899元的Yeezy“白斑馬”在二級市場上價格翻了五倍,接近萬元一雙。

強烈的購買欲望、高昂的收藏價值,使得球鞋的投資價值與日俱增,品牌方、鞋販子、鑒定師、資深愛好者、小白……共同構成了這個球鞋江湖。但是,行業“狂飆突進”開出了“惡之花”,售假、鑒定造假等問題層出不窮。

今日起,本報推出《大話球鞋之潮鞋江湖系列》報道,分析球鞋市場發展現狀、尋找技術與球鞋結合、探索把握行業機會與挑戰。

有人買鞋不用來穿,而用來炒

中簽率不足千分之一,一級市場原價搶鞋難度堪比買房搖號

吃過中飯,同事們都準備小憩午休一下,劉洵卻給自己手機設定了12點58分的鬧鐘,原來今天又是Adidas旗下的“yeezy Boost 700 V2”鞋子發售在線抽簽日,時間是下午1點鐘。“提早兩分鐘時間準備,我會提早在對話框輸入身份證號碼、手機號碼等基礎信息,等到時間一到立馬發送,希望這次能中。”劉洵告訴記者。

每次有新鞋發售,劉洵都會第一時間參與發售抽簽,但是中簽率真的堪比杭州樓市買房搖號,低得可憐,“今年過年以來,已經參與了近10次抽簽,但是目前一次都沒中過。”劉洵也有點哭笑不得,所以他現在鞋柜里的很多球鞋都是加價從其他一些平臺以及二手“鞋販子”手里買的。

對于個人散戶而言,產品渠道極度匱乏,以及新鞋發布后所需漫長的抽簽排隊,導致球鞋玩家想以原價在一級市場買到心儀的球鞋幾乎不可能。于是類似“毒”“nice”“StockX”等平臺開始大規模崛起,這就形成了球鞋的“二級市場”。

記者詢問身邊另外幾位球鞋愛好者發現,每個人的手機上都安裝有少則兩三個,多則數十個球鞋購買相關的APP。“有的時候還會發動周圍同事朋友一起幫忙搶,這樣子中簽的概率可能大一點。”劉洵笑著說。

二級市場交易衍生于球鞋文化,高價購買球鞋一部分是為了穿,一部分有保值投資目的。夾雜投資屬性,鞋價自然會浮動。一雙鞋在兩三日內浮動數百元司空見慣。知名球鞋愛好者王征笑稱:“如果關注很久的鞋有一天突然發現降價了,趕緊買,買入后價格很快又漲上去了,跟買股票一樣刺激。”

原價不足2000元,轉手翻5倍

明星帶貨、產品貨量都是價格的諸多影響因素

“潮鞋文化一直都有,但固定在非常小的一個圈子里,可能整個杭州估計也就幾千人,但是隨著各大品牌開始營銷以及消費升級,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這個圈子中。”位于中山北路的杭城知名潮鞋店Xsneaker負責人何小賤向記者介紹到。

“球鞋歸根究底還是商品,商品最終的價格還是價值決定,但是市場供需關系會影響到價格漲跌。”浙江工商大學教授劉東升告訴記者,“但是球鞋作為潮流文化的一部分又是比較特殊的,很多時候天價球鞋是大量熱錢以及本身的稀缺性造成的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jrtfa.tw/xiebaopeishi/358060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2012年福彩开奖号码